(Inspired by Jean-Philippe Toussaint’s La Salle de Bain (Bathtub))

甲子) 我看着周围的人的嘴巴不停地动。对面坐着两个女人,一个嘴唇上涂了很深的红色唇膏,另一个唇上涂了透明的润唇膏,反射出窗外的白光。红色唇膏不停地动,润唇膏偶尔点一下头。斜对面两个男人握着手,方脸把头靠在不是方脸的肩上,不是方脸的嘴慢慢地一张一合,方脸闭紧嘴巴,一动不动。我旁边坐着一个老妇人,戴着口罩,看不到她的嘴巴。她抱着一个婴儿,婴儿的嘴巴大张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靠近车门的栏杆倚着一个背着一个斜挎包的学生,左手拿着手机,嘴巴不停地动。售票员神情激动地把嘴巴一张一合。

乙丑) 我听不到他们的说话。耳朵两边只传来iPod里面的音乐声,伴随着一点车的轰隆声。

丙寅) 这是第九天。我连续戴着耳塞的第九天。除了每天洗澡的时候。除此之外一刻钟都没摘下来过。有时我把插头插上我的iPod,点开随机播放。有时我只是把耳塞插头插上iPod,然后什么歌都不放。有时我干脆直接把插头那端塞到裤子口袋里。

丁卯) 九天前我在食堂吃饭。一边用筷子夹着米饭,一边听着耳朵边身体四周的嘈杂声:食堂窗口叫号的声音,每个座位上的人谈话的声音,餐具的声音,脚步的声音,电视的声音。我突然觉得恶心,于是扔下饭菜跑出食堂。我在书桌上找到了耳塞,我决定把它戴上。耳塞的盒子上说能隔音二三十分贝的。

戊辰) 然后我听不到外界的一丝声音。我能听见自己缓缓的呼吸声,我能听见耳塞线跟衣服摩擦的声音,我能听见自己走路的声音,我还感觉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我把手放在胸口,看看我听到的声音跟自己的心跳是不是同步的。

己巳) 我把插头揣到裤子口袋,走到阳台。我看着楼下马路的车经过,往日吵闹的声音只剩下一点低声的轰隆。风吹着树叶无声地颤动。我跑下楼。面前有自行车经过,有路人经过,操场上有人在打篮球,我什么都听不到。我踩在满地的落叶上,没有声音。我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。我很高兴。

庚午) 我耳朵两边的头发长,把耳塞遮住,没人能看到我戴着耳塞。

辛未) 我在上课。我戴着耳塞,只看见老师的嘴巴不停动,偶尔有人举手,嘴巴也在动。我听不见。我看着窗外的树叶在风中无声地颤抖和飘落。我发现大片的树叶飘落有三种方式。一种是叶面与地面基本平行地呈之字形左右飘落。一种是叶面与地面平行旋转着飘落。一种是叶柄朝下直接下坠。最后一种通常是已经干枯得卷起来的。当然这些都是在没有风或者风很小的情况下。我很不喜欢第三种飘落的方式。我觉得那不是飘。下课了,我把书笔塞进书包就走。我把双手插在口袋里。走廊里迎面走来一个老师,我看见她笑着嘴唇对着我嘟了一下,我猜想她说的是Bonjour,于是我也说了句Bonjour。我只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。和脚步声。

壬申) 我又走进食堂。我站在窗口前思索吃什么。我看见打饭的大妈对着我动着嘴巴。于是我说,我要这个。食堂里的吵闹声音被弱化为耳边轻轻的浑浊的轰隆一片。我听到了牙齿咬食物的声音。我听见自己的口水的声音。我听见食物被咽下去的声音。我在想食物如果有思想的话它现在会在叫喊什么。啊,不要咬我。啊,我要被咬死了。呜呜,好痛。或者只是一声尖叫,啊。

癸酉) 食堂外面有很多派传单的人和喊口号的人。以前我总是漠然地从他们中间穿过去。一个女学生走到我面前,递给我一张传单,我看着她的嘴巴不停地动,手指指着传单上的字,不停张闭着嘴巴。我看着她的嘴唇,一时是扁唇,我心里想,这应该是个[i],一时是小的圆唇,那是[u],一时是张大的,那是[ɔ]还是[a]?我看着她想了很久。我突然发现她嘴巴已经不动了,带着一副期待的眼神看着我。然后我说,我听不见。然后把手插进大衣口袋里,走了。

甲戌) 我要去洗澡。但是耳塞不能沾水。于是我戴着耳塞走进浴室,把所有门窗都关上,把所有水龙头都开到最大。然后我摘下耳塞,听着水落在地板,落在洗手池,落在我身上的声音。然后又戴上耳塞。

乙亥) 然后我戴着耳塞在寂静中睡着了。

丙子) 第二天我把耳塞插在iPod上,把iPod揣在口袋里。iPod里面随机放着歌,但我什么都没听进去。老师继续在讲台上不断张着嘴巴。我想,人为什么要不停张着嘴巴,多累啊。然后我继续看着窗外的树叶在风中摩擦。今天的树叶比昨天少了。我看着一片片飘落的树叶,然后把它们归到三种飘落方式的其中一种去。一种是之字形飘落。一种是旋转飘落。一种是直接下坠。每当有风把树叶飘落的方式给搞混乱了,我就很生气。

丁丑) 班长拿着一叠资料向我走来。我漠然地看着她。她拿着一份写着所有人名字学号身份证号码和生源地的表,递给我,嘴巴不停在动。我明白她要我核对自己的资料然后签名。然后我签了。然后她嘴唇又动了动,我没明白。于是我点了下头,说嗯,然后拿上书包走了。

戊寅) 然后一天周末,我决定出去走走,去超市买洗衣粉和洗发水。公交车无声地打开车门,我把公交卡往机器伸过去,只看见灯闪了一下,什么都没听到。我迟疑了一下。后面的人推着我,我看了看售票员,没有反应,于是我想应该刷好了。然后我往最后面角落的座位走去坐下。我看着售票员的嘴巴不停张来张去。我看着对面一个红唇一个透明唇的女人蠕动着嘴唇,又盯了一会那两个牵着手的男人的一动一动的嘴唇。然后看着那个张大嘴巴的婴儿。过了一阵子,车门没声地开了,我把手插进口袋,下了车。

己卯) 我走到洗发水的架子前,有促销人员向我走来,对着我张着嘴巴。我对她假装笑了下,然后手在不同高度不同颜色的洗发水前游走。她指着某只洗发水不停运动着嘴唇。我点了下头,说了声嗯好,然后我拿起另一牌子的洗发水走了。

庚辰) 我在收银台前排队。前面一个大妈和一个大叔在运动着嘴巴。再前面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拿着电话也在做着嘴唇运动。轮到我时,我看见收银员抬头对着我动了一下嘴巴。我想他是问我有没有会员卡,还是有没有已经交过钱的东西,两者我都没有,于是我摇了摇头。东西算好之后,他又对我动了下嘴唇。我发现他有根胡子没刮好。我看了一下显示器上的价钱,然后付了钱,拿上东西,另一只手插进大衣口袋里,走了。

辛巳) 在我往车站走的途中有个男人向我走来。我往远处走开,他还是走过来了。他对我动着嘴巴,我看见他手上有张地图。于是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。

壬午) 堵车。我盯着窗外的树叶。但是这里的树叶是小片的。我发现小片的树叶的飘落方式不止三种。有翻滚着飘落的。我还没数出来有多少种飘落方式车就开了。然后我收到班长的短信,让我到她楼下拿文学课的资料。我下了车,到她楼下,然后打通她的电话,我看到屏幕上显示接通了,然后对着话筒说我到了,然后挂掉。我想象她在话筒另一头运动着嘴唇。然后我拿到了文学课的资料。Jean-Philippe Toussaint的《La salle de bain》。

癸未) 我一下午都在宿舍看这本小说。那个喜欢整天呆在浴室的男主人公说有两种观察下雨的方式。一种是看着一个位置的雨不停堆积起来。一种是盯着一滴雨看它下落。哦。我打算写一本关于树叶飘落方式的书。

甲申) 傍晚六点多,我接到我妈的电话。于是我把耳塞摘下来。心想,我已经二十二岁了。也许整天戴着耳塞不是很好。

乙酉) 通完电话我去食堂吃饭。一边夹着菜,我一边听到四周吵杂的声音:食堂窗口叫号的声音,每个座位上的人谈话的声音,餐具的声音,脚步的声音,电视的声音。我突然觉得恶心,于是扔下饭菜跑出食堂。我在书桌上找到了耳塞。

One thought on “

  1. Pingback: 2009-11-21 推志 « zdx Purified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