丙戌) 你也许说我是个变态。你也许会说我是个精神病。但我没后悔过我做的一切。此刻我一个人,关在只有几平方米的漆黑的四面围墙内。我的前面的地板上放了几十支蜡烛和十几二十个打火机(其实我并没有数过,妈妈说过“几”是代表三以上的,那究竟是三十支蜡烛还是二十九支蜡烛呢我没数过,而且如果是二十九支蜡烛的话我就不能说是“几十”支了。不过我想不出还能怎么表达,我也不想去数,于是我就写“几十”了)。但我通常不用。只有在我想写东西的时候我才会把蜡烛点亮。例如现在。对了,我还有几叠白纸,和几支铅笔。的确想得很周到,这么多蜡烛、打火机和笔纸足够我写不少东西,虽然至今为止我只写满了两张纸,上面都是希腊字母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写希腊字母。也许变态就应该这样干的。 Continue reading